情商低的人该如何自救?

我有一个同事,她的情商就很低;

平时,我们一块出去玩,她基本啥都不带,理直气壮的占着别人的便宜;

她以前还请请别人,但自从她退休后,基本从来不请别人,都是别人请她,其实她的退休工资并不低。在别人请她时她还跟人家怼来怼去的,谁说个啥,她大都要怼一怼,要不就是说她在工作上的陈芝麻烂谷子事,要不就说她退休后,她参加活动,她跳的多好,张的多年轻,许多人都嫉妒她;

结果退休好几年了,一个朋友都没交到,还把以前的朋友,比如我吧也给得罪完了;

我也给她指出过,但她都是狡辩,后来我也懒得理她了;

她其实也知道她的毛病,但你让一个快60岁的人改是不可能的,她最近似乎也患上了社交恐惧症,不愿意出门,当然也有疫情的因素在内吧;

对于这样的人还真没办法,我觉得她应该看心理医生,但我又不好意思开口,看心理医生也不是每个人能接受的,何况她把钱看的很重,也是舍不得出的;

情商低的人别人帮不了,只有自己或亲人看是否能帮助一点吧,其实最主要还是要看自己是不是真想改了[灵光一闪]


情商,就是为人处事的方法吧。

我和你差不多,也是不太会表达自己。可是我并不觉得自己情商低,所以自我评价很重要。

自我评价情商低,是因为不自信。大部分是这样的,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能叫做高情商?有些人不会说,可是很细心,会用行动表达自己,有些人虽然看着笨拙,可是他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最重要的,一定要多肯定自己。

根据你说的,如何自救?我想就是如何提升自信,同时如何更好的和其他人和谐共处。

首先改变自己要从外在开始,让自己更加满意自己。

情商低的人该如何自救?

1、注重自己的穿着打扮,学会管理自己的身材,对自己要有要求。

我为什么要说这个?跟情商有什么关系?

其实,任何一种关系都是我们内在的投射。当我们自己内心不自信,就容易在和其他人相处的过程中,敏感,胆怯,退缩,进而自我评价更低,恶性循环。所以啊,把自己收拾得清清爽爽,自己看着舒服,别人也更加愿意靠近你,多和他人沟通,慢慢就有自信了。

2、见贤思齐、保持开放心态

情商提高,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和“情商高”的人一起,模仿他们的做事风格和说话方式,在平常的交流当中做到,多倾听,多感同身受。

当你知道如何欣赏其他人,你就能从他们身上获得更多的东西。所以一个人傲慢不可取,过于苛责自己也不可取。生活的智慧,也是在和别人点点滴滴的合作,共处中磨出来的。

3、情商其实是可以习得的能力。

你看,你觉得羡慕的那些会说话,又很会和其他人搞好关系的,这种能力也不是天生的。

除了要提升你个人的魅力,多学习,拓展自己的交际圈,同时,你也可以多看看这类的书,比如,就有《情商》系列的书籍,还有像我们的《鬼谷子》之类的书,说到底,也就是学会和别人共情。

所以啊,自我的提升,多和其他人学习,提升自信心,学会共情,你也可以活的有自己的味道,交到你想要的朋友。


别人说的你要听,信不信是另外一回事,但不要持有反对意见去跟对方争论,浪费彼此时间才是傻瓜。吃点亏交朋友,吃点亏才能遇到贵人,因为这世界上没有人有义务帮你,人都是趋利避害的,你给别人小利,吃点小亏,别人才会帮你解决问题,别到时别人帮了你,没有一点回报,那样是人都会远离你的。

要开窍,很多时候,听话不能听字面上的意思,要从人的行为去理解背后的意思,就如同有的人嘴上说不要红包,却伸出手去接着,那就是想要的意思,只是嘴上客套,这点一定要做个明白人,不能一味的相信字面上的含义,容易出丑,弄巧成拙。


1、阅读是最好的自救方式。当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一定要相信书中自由黄金窝书中自由颜如玉。

2、修炼自己的硬本领,情商一下子可能也改变不了,让自己有一技之长,选择的职业尽量更技能相关的。有一技之长就可以跟情商高的人合作吖~

3、知道自己情商低那就说明是有救的。

每天总结复盘会是一个好的方法,并且给自己建立人生错题本,每次犯情商错的时候都记下来,然后同样的问题下次不要再犯。

情商低的人该如何自救?


可以尝试看一些书让自己的情商有所长进,有些人未必有着高智商,却一定有着高情商,

可以确定你的底线,让别人明白你的底线到什么程度,要注意控制底线的量数,底线太多会很难相处,底线太少爷会被人欺负,还要提高你都忍耐力,学会原谅伤害和嘲笑你的人,是提高情商的必备素质 。

清楚地了解自己的优势和短板,根据自己情况承担工作,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弥补自身不足。


人光有趣没用 得有用才行. ​

尽量把自己变得有用,胜过一切情商

情商低的人该如何自救?


记得早年陈佩斯和朱时茂1990年曾经演过一个小品:《主角与配角》。陈佩斯不满:为什么我总是演龌龊的汉奸配角,来突出你这个正义凛然的主角?朱时茂说,即便是让你演主角也是汉奸味。果然如朱时茂所言,被扶正的陈佩斯演着演着就又变成了奸角,而朱时茂怎么演都是一团正气。

这个小品告诉我们一件事:人生有两种角色,一种是外在的,一种是内在的。但真正决定一个人的,还是我们内在的认同。

在《懂得爱》这本书中,将“角色”这个词和“心墙”这两个词联系起来,每个人在生活中都扮演着许多种角色:成熟稳定的丈夫;温柔贤惠的妻子;听话懂事的孩子;乖巧聪明的学生;精明能干的员工。

现在,你扮演的人生角色是哪一个?

一个男人,他事业有成,有了婚姻,有了孩子,从外在角色上,你可以认为他是一个男人。

而在家庭中,他却要和自己的孩子争宠,觉得孩子夺走了妻子的爱,根本不想承担任何父亲的责任,当然,丈夫的责任是什么,他也根本没有兴趣知道。那么他的内在的角色其实就是一个孩子。

孩子有孩子的好处,比如他可以在某个领域有很多创造性,比如艺术家、广告创意这样需要打破常规的想象力方面,他可以很擅长,但如果是需要成人对规则的认同方面、意志力和生活的目的方面,他可能就会傻眼了。

甚至,可能他可能会发展出一套人格面具,在所有人面前都非常有社会的适应性,但其实在内在,他却是一个孤独的小孩。

有很多来访者在我的咨询室哭泣后却要跟我说对不起。我很好奇为什么哭是需要道歉的?

因为我失态了。

可是,什么态是不“失”的?如果你失态了,你会担心什么?

从小到大,我都要被教导:你要端庄、稳重、完美无缺,你必须在所有人面前呈现出自己的优秀,而哭,则是意味着你软弱、你脆弱了。那又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你会被父母嫌弃,会被父母抛弃,会被父母指责和伤害。只有扮演着那个角色,你才会感到安全。

有人告诉我,她妈妈是个老师,会不动声色地说邻居家的孩子成绩如何优秀,说她的学生前程如何远大,然后撇了她的成绩单一眼,嘴角微微的一撇。

就是这个动作,就会让她一直铭记了十多年。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我们都一直都热衷于某种角色的原因吧!因为只有乖乖地扮演某个角色,我们才能逃避伤害,我们才能感觉到基本的安全,否则,我们的世界就将永无宁日,也会无可救药。

那个为哭泣而心怀内疚的人,在过去的人生中,被剥夺了哭泣的时空,她被迫扮演了一个永远没有泪腺的瓷娃娃,永远都要做一个可爱的,傻萌的“静香”一样的人物。

就像是细胞一定要有细胞膜一样,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有自己的防御体系,当我们出生的时候,我们是没有防御体系的,因为那时我们没有进入社会,从幼儿园开始,甚至更早期从我们知道父母这个词开始,我们就要有自己的“细胞壁”了。

这个细胞壁负责我们和外界的接触——我们如何与外界进行能量的交换。而这种交换的形式,就在后期变成了我们的角色。

心墙,保护了自我,也会失去了自我

我们的角色从何而来?

两个小孩打架了,父母的态度就决定了孩子的角色,有的父母会非常严厉地揍孩子一顿,让孩子记住永远都不要和外面的孩子打架,孩子的角色就是“窝里横”他明白了:在家里,你可以为所欲为,但在外面你要温良恭俭让。

有的父母会痛哭流涕,让孩子非常内疚,她会从此下决心,要永远做一个乖孩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样就可以拥有一个正常的妈妈。她的角色就变成了“永远都没有攻击性”的面人儿。

有的父母也会揍孩子一顿,是因为这孩子4岁,居然没打过3岁的小女孩,真是太没出息了。这孩子的角色就立志要做《机器猫》里的“胖虎”。

我说的都是非常简化版的角色养成。孩子当然不会因为一顿打,就奠定了一生的角色,他是要在和父母以及周边的社会环境反复较量以后,才会形成一种角色定位,才会有了心墙。用“心墙”,他们可以保护真实的自我,保护原初的自我。

当外界环境太恶劣,我们的心墙就会不断加厚,不断耗费我们的内在的能量,以此防御有可能的入侵。“孔融让梨”就是典型的“心墙”现象,所有孩子见到梨,第一个欲念都是想要吃最大的,但孔融做到了把最大的让给其他孩子。

他是怎么做到如此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是靠“心墙”,“心墙”告诉他,如果你吃了最大的梨,家长可能不会高兴,那么你必须扮演一个“好孩子”的角色,这样你虽然失去了最大的梨,但却可以赢得家长的欢心,说不定还要奖励你一个梨吃呢。

于是孔融就会欣然扮演这个懂事孩子的角色,时间久了,他可能都忘记了,自己最初的欲念,他以为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我们每个人的原生家庭,都或多或少存在某些禁忌。有些家庭严禁欢笑,有些家庭严禁眼泪,有些家庭严禁冲突,有些家庭严禁娱乐,有些家庭严禁高雅,有些家庭严禁低俗。

一旦我们触犯了这些雷区,就会遭父母的“训斥”,于是那些真实的自我,就会躲进心墙里面,不敢出来,不得不扮演一些角色,来勉强活下去。越是偏执和分裂的家庭,我们的心墙越厚,我们的角色就扮演得越发纯熟,导致最后我们就会入戏太深。

之前白银市出了一个潜伏了14年的强奸变态连环杀手,他杀了11名女性,他最大的特征就是几乎不和任何人说话。

他的心墙已经厚到了足以压垮自己的所有人格基础的程度,当我们的心墙厚到一定程度,它就失去了出入的功能,变成一个闭合的环路,与世隔绝,失去了和外界的交换,我们的内心就像是不断发酵的死水,最后臭不可闻。但是哪里有压抑,哪里就会有反抗。

我们一生中还有第二次机会去寻求突破。因为我们内在总有一种冲突,想要去自由地选择,我可以扮演的角色。于是工作和情感,就成为我们的突破口。

你扮演的角色,也是你可以突破的心墙

每一个人都可以找到两种动力的源泉。就像是《哈利波特》系列里的伏地魔,他用攻击和自卑唤起自己的力量。而哈利波特是用自信和连接唤起自己的力量。就像是你去学习,你可以因为恐惧成为自己的loser父亲翻版而去学习,也可以因为你就是喜欢数学,或者喜欢做科学家而对学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是因为欢乐还是因为痛苦,这决定了你的人生段位是在生活还是在生存的基础上。但很多人都在从生转为生活的路上,遭遇了挫折。我们的婚姻、我们的事业,也都妄图从“缺哪儿补哪儿”的视角来解决问题,这必然是隔靴搔痒。

一个完美主义者找到我,告诉我,她老公出轨,虽然回归,但她的道德洁癖很难容忍这个男人碰触她的身体。她问我,怎么才能清除掉这个污痕?

我说:没法清除。我能送给你一把“锤子”。

她说:要锤子干嘛用?

我说:敲碎你伪装的外壳。

她说:那不是“自我伤害”吗?

我说:但是如果不这样,你真实的自我就不会出来。你是个连哭泣都不允许发生的人,你是个连痛苦的时候,都不忘记把纸巾叠得整整齐齐的人,你的世界如此控制,才会出现各种失控,我没有办法帮你更加控制,我只能帮你更加失控,而这才是你真正到我这里的原因。

她说:不,失控太可怕了。我不要失控,我不要哭泣,我不要所有不美好的东西。

我说:谁告诉你不美好的东西不美好的?谁告诉你失控就是很可怕的?

她说:过去的经历,过去的痛苦告诉我,不要跨越那个禁区,否则你必死无疑。

我给她讲了一个心理学实验叫做“视崖测试”:一般来说2到3个月的孩子,就有了深度视觉。当婴儿在一个玻璃桌上爬的时候,当他爬到透明玻璃的地方时候,就会停下来,因为透明的玻璃下面露出了地面,这就会让很多婴儿会认为再往前走就会掉下去。很多孩子都止步不前了。但有些婴儿犹豫了一下,还是爬了过去。

这两类孩子有什么区别呢?区别就在于在桌子另一端的妈妈有没有带着微笑鼓励他(她)前行,当妈妈微笑着鼓励孩子的时候,大部分的孩子都愿意挑战和尝试,反之则会一直停留在禁区之外,不敢冒险。

这说明,我们每个人都会有一个禁区,那个禁区是我们父母的微笑和闪亮的凝视没有照亮的地方,一旦当我们拥有了这样的目光和微笑,我们就可以跨越这样的禁区。我们就可以尝试着自主的扮演生命中未曾扮演的角色。

你可以不必活成一个垃圾桶,到处寻找别人浓痰,以此来保持和父母的连接;

你可以不必活成一个花瓶,到处寻找别人的点赞,以此来压抑内心对失去父母的恐惧。

你可以不必活成异常悲剧,总是扮演哭泣的女主角,用一个生命的葬礼接着一个生命的葬礼来告诉父母,我很忠于你。

你可以不必活得那么肤浅,总是像动物一样逃避着责任,成为一个被所有人鄙夷的人,以此来成为父母的黑暗面。

羁绊就是一种负面的爱

我们之所以会不断扮演僵化的角色,无法自主的选择,是因为“羁绊”这两个字。

人的伟大就在于,当我们无法通过正面的方式去爱彼此的时候,我们就会启动“羁绊”,用铁丝把我们之间的肉连起来,因为我们都害怕好好活着,我们都害怕自由的活着,我们都害怕独立地活着。

只要这些黑暗的角落没有被照亮,只要这些过去的痛苦没有被理解,只要这些曾经的冒险没有完成,我们就不得不成为“心墙”的囚徒,不得不被“角色”所定义。

所以,我们需要感谢所有的绝望。因为,不到最后的绝望,乃至颓废,我们就无法从心墙里越狱,我们也无法敢于打碎面具,放弃内定的角色,真正开始自己的舞蹈和台词以及人生的新戏剧。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入戏太深。

所以心理咨询不会拯救你,只会解放你。

你以为失去了很珍贵的东西,但这些珍贵只是意味着过去式,也许今天的失去,反而意味着你的解放,你终于可以扮演你自己了。你终于可以开始自己的人生了。你终于不用扮演,不用伪装,而且发现,“视崖”之后,还有那么多伟大和美丽等着你。

情商低的人该如何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