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吗?

一杆子用升学率考核工资,就是一个字——“爆”。

只能说尝试用一些方法,将工资中的绩效部分,与升学率做一定的挂勾与关联,这也许是可能的。

民办用升学率作为一定的指标,为什么教师这么拼命,学校口碑和形象为什么越来越好,市场需求为什么越来越大,吸引的生源为什么越来越好?

如果,教师待遇上去,学生升学率高位稳定,谁不愿意?

只是,学生会面临压力。

要注意“绿色升学率”,要保持生命力。教育部官员2010年就提出的绿色升学率,就类似绿色GDP,是结果但不是唯一目标,学生需要可持续的有个性的发展。

所以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是不可行的,但是可以做一定的关联。

你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吗?

第一、升学率影响因素较多

1. 学校本身基础

以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属实验学校为例,一本率在90%以上,上中维持在98%。升学率一直处于高位稳定的重点学校,是不是都给到教师工资的最上限?

以闵行中学、光明中学、卢湾中学、回民中学等为例,一本率在30-50%,是不是不给工资?

是不是一定是教师的努力不到位?显然不是单一的责任。

2. 家庭教育基础

家庭教育的能力和水平不同,城乡差距较大。乡镇普通高中招生计划认输越来越少,中考竞争愈加激烈,有50%的初中生能升入普通高中。但是50%的升学率是奢望,实际升学率仅为25%,考不上高中的只能是职业中专或外出打工。

乡村家庭大多在教育理论、知识和经验上比较少,也使得孩子的教育基本就靠教师和孩子自身。所以家庭因素也是升学率差异的一个重要指标。

你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吗?

3. 各科教师平衡

升学率不能归位某一位教师的功劳,也不能视作某几位教师教学不过关。因为升学率仅仅是升学的人数,而教师之间有差异,所以升学率这个单一的指标,无法作为一个衡量所有学科教师的指标。

比如说这本班级升学率高,我们能说语文教的好吗?还是说体育老师没有贡献?

那么想要升学率进入考核参考,如何关联?

你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吗?

第二、升学率作为额外指标

1. 降低工作量配比;升学率为参考

工作量指标一直不明确,不够透明。何为工作量,多少算足量,权重是多少?没有弄清楚过。

那么升学率可以作为一个额外指标,在工作量的权重里加入升学率的参考值。

这么做是尽量规避工作量指标的不明确,升学率加入指标,教师的工作量不会减少,甚至会主动增加。

这里的工作量不是指上课与作业,而是围绕孩子综合提高的所有工作,比如家校联系、作业批改、答疑辅导等、心理沟通等。

2. 具体班级为单位;阳光需要普照

升学率统计具体到班级为单位,便于计算教师贡献值。

升学率如果作为额外指标,那么如果成绩很好,应当较为平均的分享给每一位带过班级的教师。包括主课老师和副课老师,当然,可以略有一些差异,比如学科横向比较成绩特别优异的。

你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吗?

3. 公民教育观重塑;全面启动育人

想要升学率加入参考指标,全民的思想观念必须转变,否则苦的是学生。

一定会有学校、教师不顾一切提高升学率,必须予以教育和培训,从进入教师岗位之前的师范院校、刚入职的新教师就要开始培养升学率是参考标准,但不是唯一标准。

就像垃圾分类一样,全民配合,全民理解。

如果增加了课业负担,应立即停止这项升学率的加入。

4. 提弱势地区投入;均衡教育资源

一旦把升学率加入收入参考,那么对乡镇学校的学校和教师是不公平的。

生源、教师人才一定是逐渐流失的。

所以必须将中西部升学率低的地区,加大投入,加大升学率的奖励比重。引流教育资源和人才,注重基础教育的资源平衡。

你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吗?

总之,片面用升学率衡量教师的工资是不公平也是不可行的。责任不是教师单方面的,需要全面看待,自我审视,放宽心态。

不过如果加入升学率作为额外参考指标,是不是能对教师起到激励作用还是未知。

最关键的是,如果违背素质教育和绿色教育的倡导,那就坚决不可执行。

以上是妙视界对“你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吗?”的个人观点,欢迎指导和交流。


个人绝不赞成用升学率来对教师的工资进行考核,这是一种错误的,极度不负责任的做法。主要有以下原因。

教师对学生的教育绝不是仅限于升学。人的青少年时期,与谁相处得最久呢?毫无疑问是老师。你想一下,幼儿园、小学、初高中、大学、硕博等阶段,都是在老师的教育下成长。所以老师带给孩子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为人处世的道理,最重要的学会如何做人,培养孩子兼具高情商、智商。所以,升学率只是一个方面。
你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吗?

学生的个人成绩与老师教学水平、个人能力等多方面有关,全部推给老师不公平。老师教授同一个班的学生,有的成绩好而有的成绩差。这就足以学明,学生的成绩与老师的教学水平并不具有绝对的相关性。学生的个人天赋、努力程度等,都是与学生成绩息息相关。小部分学生,反映慢,学习能力不强,就算老师再努力,也难取得好的成绩。
你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吗?
教师的工资,是教师付出劳动的收获,是用赖以生存的手段。说实话,当前教师的工资并不很高,明确要求不低于公务员工资。但实际情况往往不乐观,特别是中西部地区的教师,工资水平很低。而教师的工资,是老师养家糊口的重要资金。这就是说不能随意克扣。有人说老师还可以做兼职,现在国家严格禁止,教师有偿补课。兼职是不存在的,除非做与教育无关的。
你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吗?
工资之外的奖励可以用升学率来衡量,但要分类、分班级。其实还有一个方式可以用升学率来衡量,那就是老师的额外奖金。但是要分类别,分班级。像生源好、优秀的班级,升学率的标准,肯定要高一些。而生源一般的班级,升学率的标准要低一些。但是,二者奖金应该要相差不大,不能有过大的差距。
你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吗?
所以你提的用升学率来考核教师的工资是极度不准确的,也是不合适的。


如果这个建议合理!

那么警察可以用破案率来发工资;

那么医生可以用治愈率来发工资;

那么市长省长可以用当地经济增长率来发工资;

等等,大家认为可行吗?

关键是一个学校也不是所有的老师都教课,也不是所有教课的老师都有成绩,没有成绩的老师难道都不发工资了,白干活?

幼儿园,没有升学率,幼儿园老师都不发工资?

小学没有升学率,小学老师都不发工资?

大学没有升学率,大学老师也都不发工资?

可能吗?简直是乱弹琴!

第一:老师的本质是教书育人,不是什么升学率!

第二:老师除了上课,还有很多事要做。

第三:学校不是所有人都需要上课,不上课的老师也有存在的价值。

第四:考学不是孩子唯一的出路,上学的目的不仅仅是考大学。

第五:老师工资无论怎么发,都不可能按升学率发。

现在社会上某些人对教育太指手画脚了,老师怎么发工资用得着你操心吗?

老师的升学率有很多因素制约的,不能说一个老师的升学率低这个老师就不合格,这都是毫无道理的。

外行就别瞎指挥教育了,老师教的再不好,也比太多外行强太多了,毕竟他们都是专业的。

大家说呢?


不同意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

一、用升学率考核教师的工资,缺乏人性化的思考。

我们先来看看社会上用什么率什么率来考核工资的行业:

工厂制造产品,给员工考核工资依据之一是所生产的产品的合格率;开发商盖房子,给员工的考核工资依据之一是工程的完工率;商场卖商品,给员工的考核工资依据之一是商品的销售量……

大家可以发现,这些用这个率那个率来考核工资的,基本都是基于物件的,但学生能是物件吗?

作为人,学生们的情况必然是千差万别,在学习能力、性格品德上受家庭和社会的影响十分深刻,他们也有着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不像商品一样是个死物件。有的学生学习能力强,有的很强,有的差一些,更有的很差,这不是光靠学校和老师能够抹平差距的。教育从来就不是老师学校单方面的事情,而是家长和老师共同努力的。那种所谓“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的话,显然是某些家长为自己所缺乏的对孩子的良好教育责任而托词。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大成至圣先师”孔子他老人家当年门下弟子三千多,但成名于史册的只有“七十二贤人”,难道能因为其余的两千多人在历史上寂寂无名,不见经传,就能说孔子也是个不合格的老师吗?

用升学率来考核教师工资,显然是将学生看作了没有自己思想和灵魂的物件,这是缺乏人性的想法。

你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吗?

二、用升学率考核教师的工资,违背了教育的本质。

教育的本质是什么?近代教育家蔡元培说:“教育是帮助被教育的人给他能发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于人类文化上能尽一分子的责任,不是把被教育的人造成一种特别器具。”。以上文所述,以升学率来考核教师工资,就是把学生看作了没有自己思想和灵魂的物件。长期以往,唯分数论、填鸭式教育、死读书、读死书的教育乱象必然充斥教育界,这恰恰违反了教育的初心本质。早期我们的一些教育就被社会诟病填鸭式教育和唯分数论,导致许多学生分高能低。近年来,我们国家在教育上下了不少力气去改革,强调素质教育,在许多校园里大力推进,总体教学质量都在慢慢提高。就连经济发展都强调不“唯GDP论”了,难道我们的教育还要搞“唯分数论”?

你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吗?

此外,以升学率来考核教师工资,为了提高升学率,教师将不得不大搞课外补习,这不但违反了当前国家规定,还将严重挤占学生的课外时间,对于学生的成长更为不利。

你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吗?

所谓以升学率来考核教师工资,既不了解教育的本质,也不清楚教育的现实,这种荒谬之言,可以休矣!


用升学率来考核教师的工资,这是不科学的,我不支持这样去做。

为什么我不支持呢?

第一:学校之间有重点和普通之分

现在的学校划分为重点学校和普通学校,这两类学校吸收的生源质量是不一样的,重点学校的生源质量明显的优于普通学校的生源质量,因此普通学校的老师无论如何去努力,可能都比不过重点学校的升学率。

第二:班级之间也有重点和普通之分

在每一个学校的内部,班级的划分也是根据学生的成绩来区分的,于是就有了不同质量的班级,如果单纯的把这二者之间的升学率做以比较,就会显得不那么的合理。

第三:普通班的老师可能费的力气更大,但是依旧会落败于重点班的老师

重点班会因为生源质量好,所以老师可能不会花费多大的力气,只要把该讲的课程讲到位,学生的表现就会超出预期。

而普通班的老师就不会那么的幸运,可能就连班级纪律的管理这件小事都要花费老师大部分的精力,更别说在教学上任务上所要投入的精力了。

以前在上学的时候,重点班的讲课方式就是只讲不会的习题,而普通班则是全部的习题都要讲。按照相同的时间算下来,重点班的效率会明显的高于普通班,而且人家学习的知识更多。

最后:按照升学率来考核教师工资的做法是错误的,这样不仅不会有利于教学,反而会降低教师教学的积极性。


显然不行。

1、如果你是班主任,你会接受成绩差习惯不良的学生吗?

2、为了工资,你小孩还有休息的时间吗?你作为家长能有安宁的机会吗?

3、为了出成绩,还会考虑学生考试的诚信吗?说不定你的孩子还没读三年就成为坑蒙你的能手!

4、国家办教育是为什么?教育方针上写得一清二楚,这种违规违法的方式,你作为校长或教育主管,你敢这样做吗?

5、从古至今,放眼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用这种方式来给老师定工资!有这种想法的人估计可以获诺贝尔社会贡献奖!


我不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

首先,升学率是升学考试这一次考试的成绩体现,与学生的知识储备、临场发挥以及整体升学名额的投放都有关系。并不能以此来衡量教师平时的付出与努力,更不能作为教师工资的考核指标。

你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吗?

其次,教育是全方位的育人,并不是只有升学这一个目的,假如用升学率来考核教师工资,是不是会引导教师只重视应试教育,反而忽略了其他的素质教育、人格教育。只会考试的学生即便考上了好的学校,也会或多或少面临一些其他的问题。

你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吗?

最后,教育是教与学的过程,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教师用心的教,学生用心的学才能产生良性的互动,一个自己不主动学习的学生,只靠教师的教也不能够取得好成绩。

你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吗?

综上,我不建议教师的工资用升学率来考核。


可以作为一个参考得依据,但不能作为惟一的依据。

对于一线的教师来说,都想提高自己的班级或者自己教的学生的升学率,这不仅是对自己教学能力的一种肯定,如果设置一个奖项,如果一个教师的升学率达到了多少,可以奖励多少奖金,这是一个比较有效的促进措施。

但是如果把升学率与工资进行挂钩,进行考核的话,有些不合理的成分在里面的。

首先对于每个学生的学习基础不同,因此在学习中掌握知识的能力和速度参差不齐,这对升学率有一定的影响。

另外对于升学的学校录取的标准也不尽相同,有的学校分数比较低,而有的分数比较高,这种分数的差异也会造成升学率的差异。

再者,每个教师的所教的科目不同,学生对科目知识的掌握也参差不齐,每个科目的掌握程度会对该学生的总成绩产生影响,这其中不是一个老师所能掌控的。

因此学生的升学率影响因素有很多,建议用升学率作为其中一个因素考虑,不能作为必要的条件。


只能作为部分参考。因为学生班级的水平是有差别的,你很难让每个班级水平平均。另外,还有一个问题,现在有两个班,本来都是40个学生,一个班把差生想办法踢掉,另一个班把这些差生收纳进去,结果,当然是人数少的班级升学率高了。那你认为那个老师好?


当然不能这样做。教师工作的业绩不仅仅体现在升学率这一个方面,甚至可以说,升学率只不过是教师工作业绩的一小部分。教师的言谈举止都可以影响学生的发展,教师的“三观”直接影响着学生“三观”的形成。“帮孩子系好人生第一粒扣子”是更有价值的工作,只不过这样的工作从业绩方面不容易量化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