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根:一步错步步错,印度疫情为何沦陷?

文/陈根

疫情在印度的蔓延速度令科学家感到震惊:每日确诊病例数自3月初以来急剧增加。据印度卫生部公布的数据,印度已连续多日增新冠确诊逾30万例。截至28日,印度已成为全球第4个累计死亡病例超过20万例的国家,仅次于美国、巴西和墨西哥,累计确诊超1798万例。

在过去24小时内,印度单日新增病例更是超过36万例,再次创下全球单日新增病例纪录。并且,几日前,世界卫生组织首席科学家苏米娅斯瓦米纳坦(SoumyaSwaminathan)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还表示,由于检测能力有限,印度疫情的形势被“严重低估”,印度实际感染人数可能已经达到官方报告数字的20到30倍。

同时,印度国内还面临着氧气、医疗用品和医疗人员短缺的困境,活着已经成为了特权。印度的超级富豪们,正想方设法支付数万美元包下私人飞机,逃往任何一个可以降落的地方。一步错步步错,在两个月前还声称,“印度疫苗将要救全世界”的印度莫迪政府,如何沦落至此?

社会防控的沦落

事情本不必变成这样。自去年9月的单日新增病例冲到10万例后,印度的感染人数一度出现了下降。

12月和1月,专门检测新冠病毒抗体(既往感染的一个指标)的研究估计,印度一些大城市的部分地区已有50%以上的人口有过新冠病毒暴露,这些研究还显示,印度全国约有2.71亿人已经感染过,约占印度14亿总人口的1/5。

领导这项研究的印度国家流行病学研究所的流行病学家ManojMurhekar认为,这会给印度的国民带来一些免疫力。并且,今年2月的时候,印度的疫情已经趋缓,相较于9月每日新增高达十万,2月每天已经只有1万例新增感染,至少看起来如此。

彼时,IMF预测印度经济增速将为12.5%,就是印度自己,也给出了至少10.5%的乐观估计。印度经济“正在走出漫长冬季的阴影”。“可以自豪地说,印度在莫迪总理干练、明智、执着和有远见的领导下击败了新冠病毒。”印度人民党在2月通过的一份决议中给出了这样的结论。

人们也倾向于相信,印度已经度过最糟糕的时刻。然而,正如大意会失去荆州一样,正是印度政府和人民的大意,导致了印度如今的失控。疫苗接种率不到2%的情况下,防控措施形同虚设。商场正常营业,学校正常上课,餐厅和酒吧人头攒动,相当一部分人甚至连口罩都不戴。一年一度的盛大节日、体育赛事和大选活动也正常举行。

2021年3月,印度教朝圣节日——“大壶节”举办。“大壶节”又被称为“圣水沐浴节”,是印度教的朝圣节日。根据传统,教徒们需要在圣水(恒河)中沐浴、浸泡,洗刷罪恶。据称,“大壶节”是唯一可在太空上观察到的人类聚集行为。光4月14日这一次,就约有94万人在未戴口罩的情况下参加沐浴仪式。

然而,这样的大规模聚集活动并非一处。除了传统的大壶节,3月28日,印度迎来洒红节,仅在印度比哈尔邦,就有数万人参加;为了庆祝乌加迪节,人们组队互相扔牛粪。

一边是各式活动集会,一边又在进行选举集会。2月底,印度西孟加拉邦、喀拉拉邦、阿萨姆邦等5个邦相继举行重要选举,其中,西孟加拉邦和阿萨姆邦有多个投票期。大型选举集会不可避免,而可能涉及的则是1.86亿人有资格投票的选民。

4月17日,莫迪在西孟加拉邦为所属的印人党选举造势,忍不住夸耀了人群规模。然而,就在同一天,印度新增确诊病例连续第三天突破20万例。

就在印度全国伤痕累累,印度人民要求莫迪政府,希望他们能够为印度各地医院提供医用氧气,找寻更多医疗物资,在国际寻求帮助的时候,莫迪却在社交平台上发了一条催促民众去投票的推文。

4月26日,莫迪就喊话印度民众说,现在是西孟加拉邦选举第七阶段,呼吁民众行使公民权利,并遵循新冠疫情的相关规定。

就这样,自去年9月印度新增确诊病例数达到顶峰开始缓慢下降后,今年3月开始,从单日新增确诊病例首超20万例,到新增确诊病例超过30万例,印度仅用了8天时间。

病毒催化,疫苗缺位

如果说印度疫情的失控根本原因是社会防控的失败,那么新冠病毒的“印度变种”则是加速印度疫情的失控的重要因素。

早在去年10月,一种被命名为B.1.617的变异毒株在印度北部检出。B.1.617共有15处突变,有6处发生在病毒刺突蛋白上,其中3处比较关键。

在B.1.617的两处重要突变——E484Q和L452R中,E484Q有助增强病毒的免疫逃逸,L452R提高了病毒侵入细胞的能力。刺突蛋白上另一处突变P681R也能使病毒更有效地进入细胞。这些突变的综合效应使病毒传染性增强,能部分避开一些中和抗体。当然,B.1.617是不是会影响疫苗效果还需要试验研究验证。

如前所述,这个双重突变的病毒最早在去年10月5日的基因测序中就已经被发现。但因为当时印度的新冠感染率曲线已经在平稳下降,政府资金匮乏,未下达明确指令,对变异病毒的基因测序研究举步维艰,错过了控制新型病毒传播的最佳时机。

现在,在印度发现的各种突变株中,B.1.617所占比例高于此前在英国发现的突变株B.1.17,和在南非发现的突变株B.1.351。到了4月,这一比例已经上升到70%。

“根据基因组数据提示的流行趋势来看,B.1.617的传播性和B.1.17相当,高于B.1.351。”张文宏医生认为,4月16日开始,印度死亡人数突破1300人,趋势与印度范围内B.1.617占比逐渐增高相对应。目前,全世界已经有20个国家和地区发现了这种突变株的存在。

此外,印度疫情的失控还离不开新冠疫苗接种的缓慢推进。印度疫苗接种的时间启动相对较晚。今年1月16日,印度才开展第一阶段的疫苗接种工作,而当时,已有57个国家进入疫苗接种环节。

尽管目前印度接种疫苗的总人数并不少,达到1.385亿剂次,仅次于美国2.22亿剂次、中国2.16亿剂次,排进世界前三,但印度疫苗接种的完成度却相对较低。印度接种疫苗的程序与我国类似,需要接种两剂疫苗才算完成免疫程序。在接种的1.385亿剂次中,仅15%为第二针的接种,其余85%都为第一针的接种。

截至4月19日,印度疫苗接种覆盖率仅为10.03剂/每百人,约为英国和美国接种覆盖率的七分之一。而从接种人数来看,完整接种率仅为1.27人/每百人,也就是说,平均100个印度人里仅有1人完成免疫程序。

与此同时,青年群体处于印度疫苗接种的“盲区”,成为阻断疫情传播的又一薄弱点。印度公共卫生基金会流行病学教授吉里达尔·巴布称,相比去年,印度目前这一波疫情呈现蔓延速度快、无症状感染者多、年轻人占感染者多数等特点。

疫情的流行是一场天灾,但疫情的爆发绝对是一场人祸,是人类傲慢自大的态度才把疫情频繁推向失控的大火——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并不是第一个因行动太慢——或宣告胜利太早——而付出代价的世界领导人。

在美国,时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屡次预测新冠病毒会奇迹般地消失。在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在反封锁抗议者的集会上发表讲话。在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姗姗来迟地采取全国封锁措施。欧盟则搞砸了疫苗采购工作。

印度的困境具有全球范围的潜在影响,这是一场互连的全球危机。就像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所指出的,COVID-19是一场国际大火,“如果你只对着其中一部分喷水灭火,其余部分将继续燃烧”。最终,大火很可能再次蔓延,在人们以为已熄灭的地方再度燃起。

目前,中国、巴基斯坦、法国、德国等多个国家已经印度伸出援手,提供呼吸机、制氧机等医疗物资。美国在舆论压力下也于25日改变态度,宣布将向印度提供生产疫苗所需的关键原材料及其他医用物资。印度的危机也是人类的危机,疫情再一次用其特殊的方式告诉了人类一个朴素的道理——除非人人都安全,否则无人会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