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情从城市蔓延到乡镇 南亚:多国恐慌拉响防控警报

四月以来,印度新冠疫情形势急转直下,首都新德里是该国目前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城市。连日来,那些凄惨的故事、触目惊心的场景已经相当常见。

但现在,类似的场景正在全印的小城镇上演。有分析称,印度第二波疫情在席卷新德里、孟买、浦那等大城市之后,如今又紧紧抓住了小城市、小镇乃至乡村,呈现全面失控之势。外媒从印度5个邦的现状,呈现了新冠病毒在当地的扩散之快、形势之严峻。

▲印度多地火葬场全天无休。图据BBC

与此同时,自这一波疫情暴发开始,印度周边国家的神经当即就绷紧了,南亚多国都拉响了严防疫情扩散的警报。

【印度国内】

从城市蔓延至乡村

喜马拉雅山区也难逃

· 拉贾斯坦邦,科塔

上周,印度最大的邦——拉贾斯坦邦——科塔市市区及周边地区报告了6000多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该市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累计死亡病例为264例,其中35%为今年4月新增死亡病例。

如今,科塔市市区及周边地区处于一片混乱之中,但根本就不在印度和海外媒体的视线里。4月27日,该地区所有带氧气的床位都占满了,329张ICU床位只剩2张。当地一名记者告诉英国广播公司,医院已经超负荷运转,说明“实际病例数量要高得多”。

此外,据该记者介绍,当地医院根本没有为这一波新冠“海啸”做准备,氧气、瑞德西韦和托珠单抗等关键医疗品急缺,“在人们开始在大街上死去之前,这里急需增加氧气供应和ICU床位。”

· 北方邦,安拉阿巴德

过去一周内,当地报告的新增确诊病例增加了21%。而安拉阿巴德报告的614例新冠死亡病例中,多达32%都发生在4月里。当地一名记者称,实际死亡人数远远高于报告,因为火葬场和墓地都在日夜无休地运营。

▲印度一露天火葬场等待火葬的遗体。图据美联社

北方邦首席部长约吉·阿迪提亚纳斯最近还称不缺药品、床位或氧气,但专家们表示,当地真实情况大大不同。社交媒体上满是求床位、氧气和药品的该邦民众。然而,阿迪提亚纳斯却警告称,任何“假报”氧气短缺的私立医院都会被处理。一家小型私立医院的员工透露,给患者安排氧气非常困难,但不敢说,怕遭到报复,“但我实在不明白,哪个医院会假报短缺。这根本就说不过去。”

该邦坎普尔市的居民Ashish Yadav称,其父病情危急,但既找不到床位也找不到医生,他四处求告,但没人帮忙,“那些到处贴出来的求助热线根本就没人接听”。

· 恰蒂斯加尔邦,卡比德汉姆

恰蒂斯加尔邦位于印度中部,在3月1日之前,该邦的卡比德汉姆县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还是“0”,但是在过去的7天中,它新增了近3000例确诊病例。当地记者表示,卡比德汉姆县根本无力接收真正的重症患者,已经有一些人因为没有相应的治疗而死去。

据悉,卡比德汉姆县的医院共有7台呼吸机,但根本没有医生懂得如何操作这些维持生命的机器。根据政府数据,该县的医院本该有49名专科医生,但实际只有7个,还急需护士和实验室技术人员。

· 比哈尔邦,巴加尔普尔和奥兰加巴德

北邻尼泊尔的印度大邦比哈尔邦,38个县中只有10个县拥有五台以上的呼吸机,在第二波疫情中受冲击严重。

位于该邦东部的巴加尔普尔县,自4月20日以来新增确诊病例增加了26%,新冠死亡病例增加了33%。该县只有Jawaharlal Nehru医学院有ICU床位,4月28日当天已经全部满员。该院一名医生透露,院里220名医生,在过去10天内有40人确诊,4人死亡。

而位于比哈尔邦西部的奥兰加巴德县,自4月5日以来官方通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5000多例,死亡6例。但当地记者称,实际数据却不是这么回事——因为小城镇里做新冠检测是个大问题,很多人根本没能做检测就已经重症甚至死亡,而这些都没有计入官方数据。

▲一位病重的患者被送进医院,他的家人举着维持他呼吸的氧气瓶。图据NDTV

此前,当地居民Sumitra Devi等了好多天都没能做成检测,而没有确诊报告就无法入院。后来,家人将她带到了另一个县的一家小型私立医院,终于做上检测,但却因为病情危重,该医院无力救治。她又被带到了该邦首府的一家大医院,在等待7个小时后终于入院,但仅仅2个小时后就不幸死亡。

· 北阿坎德邦,奈尼塔尔

奈尼塔尔县一直是北阿坎德邦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它是喜马拉雅山区的一个旅游区,如今也正在暴增的新冠确诊病例数中艰难挣扎。过去一周内,该县新增4000多例确诊病例,死亡82例。据悉,该县本就很难应对眼下的新冠暴增,同时却还要接诊那些偏远的村镇患者。

当地一名医生匿名透露称,情况非常糟糕,他感到很害怕,因为政府根本就没有在偏远地区规划相应的设施。他担心,在喜马拉雅的偏远地区,“很多人将会死去,而我们根本不会知道。他们永远不会出现在数据里”。

· 五地相关数据对比

▲从印度五地看疫情变化趋势

▲印度五地感染趋势变化

▲印度五地新冠死亡病例数变化

民众再次返乡,疫苗网站崩溃

眼下的印度,从大城市到乡村,病毒已成燎原之势。在南方城市班加罗尔,有预计称,每平方公里就有约300例新冠病例。

在这样的疫情形势下,富人花巨款坐私人飞机逃离印度,或坐私人飞机在全印范围内寻找床位、医疗资源。而穷人则跟去年第一波疫情时一样,因失业而不得不再次回到家乡,他们拖家带口,逃离采取强制隔离措施的城市。

▲印度返乡工人在一个汽车站等车回新德里外围的乡村。图据《海峡时报》

仅仅一年时间,他们在失业数月后终于复工,如今却再度“出逃”。去年,印度1亿多人因疫情而返乡,过程中发生了很多起不幸死在路上的案例。

今年1月,印度开始疫苗接种计划的时候,民众热情比预料中低很多。然而,4月28日,印度政府一个注册疫苗的网站刚上线就因为数万人涌入而崩溃。

【印度周边国家】

部分邻国关闭边境、禁行禁航

南亚多国拉响警报

据世界卫生组织4月27日消息,印度当前流行的变种新冠病毒B1617毒株已经在全球至少17个国家检测到。截至27日,全球流感数据共享平台GISAID收到的超过1200个序列显示,大部分序列是从印度、英国、美国和新加坡上传的。

科学家们还在对印度当前流行的新冠变种毒株进行基因组测序,其传染性及相关风险仍不明确。但印度的第二波疫情来势汹汹,鉴于其传播速度及严重程度,周边国家都不敢掉以轻心。

印度与巴基斯坦、尼泊尔、缅甸、不丹和孟加拉国等多国接壤,部分边界管控松懈,当地居民以往甚至可以每天在国境间来往。为此,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消息,印度的部分邻国病例也在激增,为遏制疫情采取了关闭与印度边界、发布旅行禁令、暂停从印度飞来的航班等措施。

尼泊尔已经发现了在印度传播的变种病毒,由于该国医疗卫生设施较为落后,正担心其医疗体系难以应对疫情大规模暴发。

今年2月,尼泊尔新冠确诊病例数开始下降,当时日新增确诊病例在50到100之间。然而,随着印度第二波疫情形势不断恶化,尼泊尔的形势也在4月中旬急转直下,每日新增数千例确诊病例,医院也开始感到了压力。

▲此前,在新冠确诊数持续下降后,尼泊尔曾尝试重启旅游业,图为在尼泊尔安纳布尔纳地区,游客在客栈的秋千上弹吉他。图据新华社

目前,尼泊尔疫情最严重的是该国首都加德满都,以及靠近印度的边境城市尼泊尔根杰。尼泊尔根杰的氧气和床位都开始耗尽,加德满都Sukraraj热带和传染病医院的Sher Bahadur Pun医生担忧地说道:“这是又一波疫情的开始。”

孟加拉国3月的确诊病例数出现增长,并在4月初出现超过此前疫情峰值的最高纪录,幸而在严格的封锁政策下回落。据路透社报道, 4月26日,孟加拉国封闭了与印度的边界,为期两周,不过贸易还可继续开展。4月27日,孟加拉国又宣布将国内的封锁措施再延长一周至5月5日。

随着印度第二波疫情的暴发,巴基斯坦的确诊病例数也一路增长。4月28日,该国新增新冠肺炎病例5292例,新增201例死亡病例,创疫情以来单日新增第二高。自4月19日起,巴基斯坦全面禁止任何形式从印度入境的行为。

据《南华早报》消息,预测病毒传播趋势的智库OCTA研究集团的Rodrigo Ong博士警告称,菲律宾现在跟印度站在了“同样的十字路口”,即在日增1万例左右的时候放松控制。菲律宾正在考虑缩短返菲旅客的隔离观察时长,放松其他防控举措。对此,专家警告,菲律宾目前的“微妙平衡”很可能会由此打破,面临类似印度的第二波大规模暴发,完全超过其卫生系统的应对能力。

红星新闻记者 林容

编辑 李彬彬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