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少女酒店KTV包厢疑似醉酒后坠江身亡,酒店方否认有其人,警方排除暴力打击致死

“酒店KTV包厢喝酒喝到吐血,从晚上8点半喝到11点半,有红酒、啤酒、洋酒……”4月29日,提起16岁的女儿在酒店KTV推销酒水被灌酒吐血后跳河身亡,李女士希望能为女儿的死讨一个公道。同日,广东惠州博罗县警方回应称身亡女孩排除暴力打击致死,已排除他杀。

17岁的女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凌晨接到电话女儿从几十米高的桥上跳江身亡李女士是广西人,远嫁到湖南省宁远县,后来跟随丈夫刁先生来到广东惠州市博罗县开了一间理发店。

3月16日凌晨1点,他们接到女儿同事的电话,才得知女儿从30米高的博罗东江大桥上跳江。

“当我跟丈夫赶到东江大桥,桥上只留下女儿一双冰冷的鞋子,旁边有3个未成年的女孩,她们是我女儿跳江的目击证人,其中一个女孩是我女儿在博罗县一家酒店KTV上班的同事。”

李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女儿跳江的东江大桥距离打工的酒店不算远,“坐摩托车过来也就是8分钟的车程,江水深几十米。”她和丈夫不明白,女儿为何会在凌晨时分选择跳入冰冷的江水,结束16岁的生命。

女儿离家去打工骗父母说当收银员实际去陪酒刁先生说:“我女儿是2004年10月的,她去酒店那里打工,我们以为是做收银的,一开始我们并不知道她在那边上班,她去那里就等于是陪客人,她们是拿小费的啊,是当场结算的那一种。”

李女士回忆,今年2月底,女儿离家去酒店KTV打工,“她跟我说去那里做收银员,我就信了,不能说自己的女儿说的话还不相信,她这个年龄是比较叛逆的时候。”

“她在跳江前12点29分打电话给我,跟我说对不起。”李女士解释说:“因为年前她从我手机里转走5000元给男朋友,当时我在做饭,她弟弟在写作业,后来她出去就再没回家来,她去男朋友家住了,但她在跳江前她知道她错了,无法面对我。”

带着酒性跑去跳江“KTV喝到吐血还被客人动手动脚”报警后,当地派出所把3个未成年女孩带回询问情况。3月19日上午,在几公里外一大型船坞角落才找到女儿的遗体。

李女士说:“女儿的同事告诉我,3月15日晚,女儿在酒店KTV包厢喝酒喝到吐血,从晚上8点半喝到11点半,有红酒、啤酒、洋酒,当时包厢参与喝酒的有8个中年男人,他们不停地劝我女儿喝酒,其中一个男的还对我女儿动手动脚,我女儿拼命反抗,一怒之下,带着酒性,从酒店冲出来,跑去东江大桥。”

“我女儿在冲出酒店后给她男朋友打电话,告诉他她喝醉吐血,要他去救她,结果她男朋友跟她吵起来。”李女士表示:“这些是跟她一起上班的同事讲的。她现在已经被酒店开除了。”

推销酒水同事“搂腰让她喝了很多酒,大盅小盅”4月29日下午,华商报记者联系到这位女孩,她证实去酒店KTV上班就是陪酒,李女士的女儿和她都是在KTV 推销酒水,“她做了一个多月”,当晚有8个客人在酒店二楼的一间KTV包厢消费。

“他们是9个人,其中有一个是女的,8个客人反正让她(李女士的女儿)喝了很多酒,有白酒、红酒、啤酒,还有洋酒,有大盅、小盅,她是喝醉了。”

这位同事证实,“客人有搂抱行为,就是搂腰让她喝酒,她跳江是因为她喝多了。”

“一般是晚上7点半上班,上到客人走完,有时间会上到次日凌晨,一个月能有一万多元收入。”这位女孩介绍,有一位三四十岁的“妈咪”负责管理她们,“我一共有30多人,每天会分组工作,一个人一个晚上能有400元的收入,有时候是客人直接给转小费,有时候是‘妈咪’’给转,是当天结算。”

“他们现在不让我干了,把我开除了。”这位女孩还表示, KTV 包厢里没有装监控。

感觉死无对证让家属自己提供这8个人的证据“我要求警方做酒精检测,警方说人泡到水里太久了,验不出来,但我也听说胃里的东西是可以检验出来的,警方说检测费用很贵。警方让我们尽快火化尸体,说殡仪馆冰冻费也很昂贵,并劝导我们走司法程序,跟酒店打官司,让我们走民事诉讼。我说为什么一定要断定是民事而不是刑事呢,警方就不说话了。”李女士表示,他们家属需要警方动用技术手段去调查。

“她是住在男朋友家,在这个KTV里上班,KTV包厢我们也去看过了,因为出事了,酒店就推得一干二净,警方让我们自己提供这8个人的证据,但这应该是警方去调查啊,我们家属怎么去调查?”

李女士感觉陷入死无对证的境地,“从我女手机微信查看,她的手机沉入河底下落不明,酒店现在不承认我女儿在他们酒店上过班。”

启动调查取证程序去酒店查看KTV监控却被删掉了夫妇俩表示,为了搜集证据,将来控告酒店,曾多次找派出所,要求查看酒店的监控视频,但酒店态度不好。“我们要求调查我女儿的死因,去找过酒店的张总和韦经理,酒店KTV不承认她在那里上班,韦经理原来有我的微信,但出事后把我删掉了。”

“3月28日我们去了博罗县政府信访局,4月2日我们去了博罗县公安局信访室反映问题。4月8日,我们去惠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惠州市公安局比较重视,要求博罗县公安局启动酒店调查取证程序。”

“KTV监控是有的,但是却删掉了,我们和办案民警一起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了。”李女士表示,等他们去酒店查看监控视频时,结果被告之视频一个星期前就全部自动删除。

当地警方回应排除暴力打击致死 已告知家属4月29日,华商报记者联系当地派出所,工作人员回复说:“已经移交给当地的水上派出所,因为地点是发生在水上派出所的辖区,我们所领导当初也是这么说的,这个情况已经告知给他们家属。”

华商报记者联系博罗县公安局水上派出所,“这个案件已经排除他杀,他们家属报警了,具体案情由办案单位掌握。”工作人员表示,具体案情不便向记者透露。

广东省博罗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死亡医学证明显示,警方已排除暴力打击致死

华商报记者看到,3月26日广东省博罗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死亡医学证明显示,警方已排除暴力打击致死。

涉事酒店未回应前台表示不清楚也联系不上老总4月29日,华商报记者多次联系前述女孩提及的负责管理推销酒水的“妈咪”,但对方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华商报记者联系酒店,值班前台表示,酒店KTV是由韦总负责。一开始称知道“妈咪”有这个人,但随后又否认认识,称没听说过有女孩跳江这个事,“情况要问老板才知道,问我们打工的怎么清楚。”

“应该KTV包厢里有监控,客房里都有监控。”华商报记者提出能否提供酒店负责人张总和KTV负责人韦总的电话,前台表示不清楚,也联系不上老总。

死者家属出示证据给陪酒女孩日结工资的转账记录李女士表示:“有‘妈咪’给未成年少女开工资转账的记录。”酒店方还组织她们未成年女孩开会,教她们如何招待客人,这些都有微信聊天记录。

“容纳未成年少女去娱乐场所本就违法,还要让她们陪酒,天理何在?”李女士提供的相关微信转账截图显示,3月16日0点零3分,女儿的同事曾收款600元。“当时客人直接转给这个女孩,她是她的好朋友,跟我女儿一起上班来着,一般都是酒店的‘妈咪’转给她们,这个算报酬。KTV包厢来客人了,就叫她们去,一般都是当日就结算,当天我女儿出事的时候,‘妈咪’给另外一个女孩子转款,由这个女孩子再转给我女儿。”

华商报记者 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