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由于“芳姥”最新证物的出现,我个人愈来愈倾向于“川岛芳子隐居说”,即——川岛芳子并没死于1948年3月25日那次“汉奸罪”终审枪决,而是设计脱身,潜往长春近郊新立城隐居下来,直到1978年春节去世,终年72岁。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理由有三:一、项目调研专家小组成员都是社会名流,相对可信;二、间接证据充分(含人证/物证);三、直接证据于近期出现。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一、首先我对这个调研小组专家成员非常信任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A. 王庆祥,男,满族,1943年出生于辽宁沈阳,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王先生属于“作而不述”式人物,作风低调扎实,长年在史学界默默耕耘,极少站在公众面前出风头,只拿作品说话,譬如我们耳熟能详的——

《溥仪与我》——李淑贤口述、王庆祥整理,1984年由吉林出版社出版;

《末代皇后和皇妃》——1984年由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

《溥仪的后半生》——1985年由吉林省政协文史委员会内部出版;

《中国最后一个“皇妃”——李玉琴自述》——李玉琴记述、王庆祥整理,1989年由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出版。

……

截止2010年,63岁的王庆祥诸如此类的学术书籍已出版近六十本,可以说是著作等身。

毫不夸张地说,王庆祥先生是“伪满州历史研究中国第一人”!

笔者几乎是看他的书长大的。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B. 李刚,原吉林驻海南办事处副主任,长春市作家协会会员。

李刚出身于一个革命家庭,本人一直在政府部门任职。

这里说一个有趣的插曲,当李刚将“川岛芳子诈死隐居长春”这件事拿到家庭聚会上讲述时,他的堂姐忽然想起一事,“刚子,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奶奶有段时间总是埋怨咱小叔饭量太大、一顿吃几个白面馒头么?”

李刚说记得。

堂姐又说,“那是因为小叔当时正在延吉监狱(时称江北大狱)看守婉容,那些白面馒头是给她带去的,而且还是咱小叔经手安葬的婉容,随葬品只有一支精美的玉雕烟枪……”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注】李刚小叔李延侠

这个令李刚非常惊讶,虽然知道父亲李延田当时在延吉公安局任职,也知道小叔李延侠也在那里监狱工作,但这个信息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李刚就是出生在这样一个质朴低调的干部家庭中,周围的亲属包括李刚本人都是纯良之辈,踏实工作不事张扬。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C. 野崎晃市,业务精湛的长春大学外教

野崎先生熟悉中日两国文化,据他长春大学学生所说,野崎可以用纯正的汉语写一篇哲学论文,在学生当中有一定威望。在“芳姥事件”调研过程中,是野崎先生指出女画家张钰提供的文物望远镜上的“HK”,即川岛芳子年轻时的英文名缩写。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D. 画家张钰是依然健在的三个目击证人之一

关于“芳姥”事件,这大概是公众最为熟悉的一位名人了。

张钰是长春市美协的一位青年画家,“川岛芳子没死,依然在长春生活三十余年”的说法正是出于张钰之口。

据张钰所说,2004年,她的姥爷段连祥临去世之前告诉她——“从小抚养你长大的那个芳姥,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川岛芳子!”

段连祥最后叮嘱她,“不要外传,少惹麻烦。”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注】张钰的姥爷段连祥

而张钰在朋友李刚的鼓励下,决定站出来说出真相,并与专家小组一起,从2006年到2009年长达三年的时间里,一直对历史真相孜孜以求,甚至跨境日本,进行了不懈的艰难探索。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二、间接证物大量出现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如果说段连祥老人的遗物相对扑朔迷离,还不能作为论据阐述论点,甚至李香兰本人现身翻阅证物持肯定态度也是感情因素居多,那么,我认为专家小组成员在日本松本县川岛芳子博物馆偶然撞到的这张合影,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照片上,川岛芳子身后右二那位高大帅气的男子,正是张钰的姥爷段连祥!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这说明时任伪满铁翻译官的段连祥确实有跟川岛芳子直接接触的条件和可能。

附合张钰所说“姥爷年轻时一个月赚六十大洋,十分风光等等”说法。

但是,由于没有直接证物存在,调研小组乃至张钰本人,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处于舆论风口之中,甚至是处境尴尬。

直至有一天,一张小小的一吋照片出现。

三、直接证物出现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2014年,张钰在家中清理旧物时,偶然在一只红楼十二钗火柴盒里发现一张“芳姥”旧照,而这张唯一的照片在她印象里已经随着“芳姥”骨灰一同火化了。

这张照片的面世在社会上再次掀起轩然大波。有人提出质疑,这是张钰亲姥庄老太太的照片,而非所谓的“芳姥”。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事实上,即使经我们老百姓一双肉眼也很容易判别真伪。

1. 耳朵的轮廓并不一致;2. 庄姥是双眼皮而芳姥是单眼皮;3.芳姥目光更为有力,眼神里有内容,藏着很多东西一看就是有故事的眼睛。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这张珍贵的小一吋照片后经日本专家成像技术比对,确认是川岛芳子本人无疑。

而这种结论也得到了国内专家的一致认可。

“谍海之花”川岛芳子究竟是枪决还是隐居?方姥是否当年的川岛芳子?

综上所述,我个人倾向于“川岛芳子隐居说”


川岛芳子的国籍问题曾是审判中争论的焦点,最终认定她具有中国和日本双重国籍,她因此被判汉奸、间谍罪而处以死刑。

川岛芳子的父亲肃亲王善耆,是清末具有改革意识的皇族成员。对汪兆铭密谋行刺摄政王一案的审理,即可见其态度。

据渡边龙策《川岛芳子》一书所载,“肃亲王的子女,有勇猛活泼之气,无优柔寡断之习”,而金碧辉(芳子的汉名)年幼即得到父亲的青睐,善耆对于她寄予厚望,并过继给日本的“忘爵之交”川岛浪速抚养。善耆曾恳求川岛浪速道:“让这个孩子继承我实现满蒙独立的遗志。请把她当成男孩加以教育。”还在给川岛浪速的信中写道:“望把东珍培养成继承我们宿愿的人物。”(“东珍”是川岛浪速为金壁辉取的字,意为“东洋日本的珍客”)。

渡边龙策对川岛芳子作过长期研究,其书中也谈及与芳子共事过的日本人对她的看法。

芳子的秘书小方八郎在许多年後,曾致信渡边龙策:“我清楚地知道川岛芳子身上有这样或那样的缺点与不足,然而,象她那样出色的女性,目前世界上也是为数不多的。”

渡边龙策在书中谈道:“根据川岛芳子的经历、复杂的人事关系和双重国籍的处世之道,我认为她是个受人利用而又命运悲惨的女性。受鞭挞者不应是川岛芳子,而是利用她的军国主义者。”

装有川岛芳子的一部分骨灰或其他物品的骨灰盒由日僧古川大航带回日本,送到川岛浪速身边。川岛浪速于1949年6月去世,在他的葬礼上也对川岛芳子进行了追悼,当地县议会议长熊谷村司宣读了原田伴彦教授为川岛芳子所作的悼词。

1957年,川岛浪速後援会风外会为川岛浪速夫妇及川岛芳子合建了一块墓碑。

墓碑竖立在松本市正麟寺左侧的一个小山丘上,正中刻着“国士•川岛浪速墓”,左边刻着“同夫人福子”,右边刻着“同女芳子”,墓碑背面上半部有古川大航的题诗:“芳名鸣国际,织手复中原。龙潜幽松下,英雄不了魂。”

由于对芳子之死不能确认,墓碑上对川岛芳子的终年使用了“推定”二字。据说埋葬的不是骨灰,而是头发。

目前结果偏向于,芳姥就是川岛芳子,活到了1978年

运用了科技手段的方式,鉴定里面提供的证据包括

1.指纹鉴定专家鉴定,芳姥的指纹轮廓与川岛芳子指纹轮廓可以完全重合。

2.中国吉林省影像鉴定专家鉴定,提供证据的张钰的外祖父,段先生曾经出现在日方川岛芳子纪念馆的一张照片上,两者为同一人。

3.日方鉴定专家鉴定,国民政府提供的被枪毙的女犯人和川岛芳子不是同一人。

至于什么老人回忆,李香兰的回忆,芳姥珍藏的李香兰的唱片,认为均不是直接证据。


川岛芳子早就被枪决了,所谓的方姥原本就是女画家的亲姥姥。解放后的抓特务运动、三反、五反运动就算稍微有点历史问题的都给你揪出来,还川岛芳子?还隐居这么久?用脚趾头想想都是一个笑话。


我也倾向于川岛芳子隐居,川岛芳子是汉奸肯定无疑。但是别忘了她出身显赫身居高位,她周围总会有不少人围绕,她也不可能得罪完所有人,肯定会有人为她效忠卖命,千方百计上下疏通环节出谋划策捞川岛芳子完全可能。再者当时社会腐败,法律制度不健全,人为操作有漏洞可钻,为了金钱铤而走险沆瀣一气大有人在。川岛芳子身边死忠份子以及她的皇亲国戚也想必会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也完全有能力促成各方高能设计完美营救计划,所以用死囚代替川岛芳子并非天方夜谭空穴来风。再者方姥遗物也是强有力证据,如有可能对方姥遗体做DNA鉴定,那肯定更有说服力,一切将会大白于天下。


谁知道呢,这恐怕永远都是个谜了,因为这些人现在都已经不在了